• <td id="z6hf8"><ruby id="z6hf8"></ruby></td>
  • <pre id="z6hf8"><label id="z6hf8"><menu id="z6hf8"></menu></label></pre>
    簡章索引:
    按學費查找簡章:2萬元以下課程 | 2-3萬元課程 | 3-5萬元課程 | 5-7萬元課程 | 7-9萬元課程 | 9萬元以上課程
    按類型查找簡章:企業總裁培訓班 | 工商管理總裁班 | 地產總裁班 | 金融總裁班 | 國學總裁班 | 女性總裁班 | 營銷培訓班 | 人力培訓班 | 財務培訓班 | 職業經理人 | 互聯網培訓班 | 短期培訓班 | 藝術品收藏班
    按人群查找簡章:中層管理人員(總監) - 副總經理 - 總經理 - 董事長 - 個人修養提升 - 互聯網專題 - 黨建培訓班
    主頁 > 聚焦財富 > 海外華商 > 黃金松:一個溫商家族的海外危機年

    黃金松:一個溫商家族的海外危機年

    2014-04-08 15:40  來源:http://www.00001m.com/  閱讀:

     幾天前,女兒女婿從墨西哥城打來電話,焦慮地對父親黃金松說,那里的皮帶、眼鏡生意越來越差,現在已經無錢可賺了,讓父親干脆停掉為其供應皮帶的國內生產企業。

      可是,想著自己一手打拼出來的墨西哥皮帶市場,還有那些已經跟著他干了五六年的工人,黃金松的心情特別地復雜,只能安慰兒女說“先堅持到年底吧,再看看明年會怎樣”。

      60多歲的黃金松,是溫州樂清人,現任墨西哥華人商會副會長,同時是墨西哥美達國際集團和浙江美達皮具服飾有限公司的董事長,在海外從事皮具、眼鏡、低壓電器等貿易已有20余年時間。

      黃金松說,在生意最頂峰時,他供應的中國皮帶占據墨西哥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。如今,他的家族成員在墨西哥、美國、荷蘭等國從事商品貿易及餐飲生意,年銷售額在1億美元以上。

      和黃金松一樣,在11月8日召開的第二屆世界溫州人大會上,來自58個國家和地區、170多個城市的1000余名海外溫州工商界精英都在反思,全球金融危機已經嚴重影響到他們的生意,他們接下來該怎么辦。

    黃金期的生意

      1998年,黃金松離開做了6年生意的洪都拉斯,開始轉戰墨西哥城。當時他的判斷是洪都拉斯人口少、市場容量小,而墨西哥城人口有2000余萬,一定有很多的商機。

      經過考察后,他發現當地一些小商品比較貴,尤其是人人都有需求的皮帶,均由墨西哥本地企業制造,價格是溫州皮帶的好幾倍。更讓他驚喜的是,并未有其他的溫州人在當地市場做皮帶生意。于是,他背著兩箱皮帶到墨西哥城推銷,發現商戶和消費者反映非常好。

      不久,黃金松花了25萬美元,在墨西哥城市中心買下一處房產,成立墨西哥美達國際貿易公司。同時,他一邊積極聯系在國內的老業務客戶,一邊借助中國駐墨西哥大使館幫助進行宣傳。

      黃金松說,那時服裝、鞋帽、眼鏡、皮帶等中國小商品,深深地吸引了許多墨西哥的客商,“我在外面推銷,老婆在公司管賬,生意很快就紅火起來。”在他的精心經營下,貿易公司的生意與日俱增,集裝箱源源不斷地從中國運到墨西哥。

      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隨之出臺。

      黃金松先后在家鄉樂清成立都豪皮件有限公司,在浙江湖州安吉征地200畝,建立浙江美達皮具服飾有限公司,與墨西哥的出口貿易形成一條相對完整的產銷鏈條。黃金松說,這樣產品質量有了保證,同時也可以降低成本。

      在墨西哥城的商業基礎上,黃金松又迅速把生意擴大到整個墨西哥。在生意最頂峰時,他供應的中國皮帶占據墨西哥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,“可以說壟斷了墨西哥的市場,”他說,當時他每年的銷售額在6000萬美元至8000萬美元,利潤至少在20%以上。

      接著,黃金松又在墨西哥另一市場成立一家皮具公司。隨后,他把墨西哥的兩家皮具公司分別交給女兒女婿、小兒子夫婦來打理,把年銷售額幾千萬元的眼鏡業務交給外甥一家來管理。自己則回到浙江安吉,全心管理這家皮帶生產企業。

    危機來襲

      正當黃金松準備大干一場時,卻發現之前的先發優勢已經不再,危機開始接踵而來。

      最近幾年,墨西哥的中國商人迅速增多,到處可見來自中國的日用商品,他們之間的“跑量競價”越來越激烈,這直接影響了黃金松的生意。“開始一年不如一年了”,黃金松苦笑著說,去年他的銷售額下降至五六千萬美元,比之前下降了20%左右。

      美國次貸危機發生后,墨西哥市場也受到很大牽連。

      “老百姓‘沒錢’買東西了。”黃金松說,盡管他銷售的皮帶價格沒有太大變化,但數量卻比以前至少下降了20%。與皮帶一樣,鞋子、服裝、眼鏡等產品,也面臨銷量、利潤雙下降。很多中國商人在微利經營,有的甚至虧了本。

      “墨西哥還算好,美國影響更大”,黃金松說,他的大兒子、兒媳在紐約已經做了四五年的皮帶生意,在當地市場擁有一家批發門店。以前這對夫妻一個月能銷售一、二十萬美元,每年至少能賺50萬美元;現在,生意明顯差了很多,每天只能賣個幾千美元,估計一年最多賺三四十萬美元。

      同樣來參加世界溫州人大會的美國紐約溫州同鄉會會長廖自力說:“溫州人在紐約一般都從事貿易零售行業,金融危機后,他們的生意都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,其中禮品業最大降幅在50%左右。”在廖會長看來,紐約家庭支出的大幅削減,是造成溫商生意大滑波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“危機正在改變我們的銷售策略”,黃金松說,現在他大兒子對美出口貨物“非常謹慎”,拿不準的產品堅決不出口,拿的準的產品少出一點。同時盡量減少庫存,減少投資項目,加速回籠流動資金。

      黃金松說:“在墨西哥、美國的很多溫州商戶,今年能保本就算非常不錯了。”非洲喀麥隆華僑華人工商總會副會長、“中國商城”董事長吳建海說,他的商城里,今年有一半中國商戶面臨虧本。

      歐洲的情況也不樂觀。

     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一些在意大利的溫州批發商反映,下游一些客戶的門店開始出現關閉、轉賣。到了今年,這種“倒閉潮”在歐洲繼續擴大。在歐洲的溫州商人,也開始進入一個生意艱難期。

      黃金松說,他一個外甥(大姐的大兒子)之前在意大利辦工廠,后因承受不了高企成本而關閉。之后,這外甥一直從事服裝、皮具等商品的出口貿易。受金融危機影響,外貿生意也不好做,現在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了。

      事實上,意大利是溫州人最為集聚的國家,目前約有20余萬人,占整個在外溫州人的三分之一左右,多從事中國商品的批發零售生意,以及輕工企業、餐飲店等,經營范圍比較廣。

     “很多人都想改行,”歐洲溫州華人華僑聯合會副會長、意大利CREAZIONIAPPLE時裝公司經理鄭賢杰說,“在普拉托市,占全市人口四分之一的在外溫州人,幾乎壟斷了當地的商品市場,生意一直不錯,然而今年卻出現大面積虧損。”

      “生意差了一半”,歐洲溫州華人華僑聯合會副會長、西班牙好又多貿易公司董事鄭孟武說,溫州人在西班牙主要以貿易為主,金融危機后,商品批發不但數量急劇萎縮,而且價格也下降了20%左右,“很多人把錢捂在手里不敢再做了”。

      鄭孟武說:“在以前經濟好的時候,西班牙的酒吧非常熱鬧,老外每次至少喝個七八瓶啤酒,不醉不歸,如今他們只喝個三四瓶,意思一下就行了。”

      黃金松說,他的另一個外甥(二姐的大兒子)在荷蘭開餐館,受國際金融危機以及國內三鹿奶粉事件的雙重沖擊,他這個外甥的餐館生意受到影響。據了解,在歐洲的溫州人餐館生意普遍下滑30%至50%。

      與歐洲其他一些國家相比,俄羅斯受影響相對比較小。

      莫斯科溫州同鄉會會長、俄羅斯中南集團總經理黃建仁說,俄近幾年靠石油發了大財,國家富有了,百姓也有錢了,一般工人現在收入已是7年前的5倍以上,又重返“面包+魚子醬”生活,“在俄羅斯的溫州人生意沒受多大影響”。

    謀劃轉型

      “圣誕節是個分水嶺”,黃金松說,今年圣誕節的生意狀況,將決定他的投資走向。“年底前,正準備去越南、柬埔寨一趟,了解一下林業、農業方面的投資狀況。”

      引導他投資轉向的是當年樂清柳市“八大王”之一、人稱“五金大王”的胡金林。

      胡金林現為柬埔寨中國商會副會長,柬埔寨溫州同鄉會會長,三林國際工程電器(柬埔寨)有限公司總裁。胡說:“做貿易太辛苦,特別在全球金融風暴環境下,風險很大。”

      2007年胡金林在柬埔寨斥資600萬美元取得了15萬畝原始森林的特許經營權。他的開發計劃是,先買一些機械設備,伐售一部分原始森林木材,接下來種橡膠苗圃,四五年后就可以割膠,“關鍵是這一割就長達40年”。

      “如不出意外,胡金林極有可能成為‘橡膠大王’”,溫州經濟學會會長馬津龍說,做農林資源類生意風險比較小,可能會成為今后溫州人的重要投資渠道。

      今年以來,已經積累原始資本多年的在外溫州人,開始不斷收縮對原產業投資,更多關注國內外的一些新投資項目。

      黃金松說,如今他已啟動在國內的酒店業投資。他已在浙江安吉投資征地38畝,建設美達大酒店;接著又在福建石獅投資1.8億元,興建石師星級大酒店。“酒店的收益比較穩定,再加上我有個外甥 (二姐的二兒子)也在做酒店。”

      在溫州人大會期間,同是溫州人的中國風險投資研究院院長、香港理工大學金融教授陳工孟的一席話,讓黃金松感觸頗深。

      這位教授說:“6000億元的民間資本,是我們繼續打拼的有力武器。學一下猶太人,進行長期戰略規劃。我建議家鄉政府引導好這些資金,成立股權投資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,創建溫州基金,充分發揮民間資本優勢,進行產業投資,推動產業升級”。

      對于未來,黃金松面帶微笑說:“經濟總有低潮的時候,多看看,多聽聽,說不定就能找到新的發展機會。”


    閱讀過本文的訪客還閱讀過: 蔡良勇:一個溫州商人的巴黎奮斗史

    相關熱詞搜索:

    黃金松:一個溫商家族的海外危機年 相關課程

    RSS地圖  |  網站地圖  |  報名流程  |  聯系我們
    版權申明:以上課程版權歸主辦單位所有,本站只為以上課程提供頁面制作及網絡展示平臺,而非商業行為! 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!
    Copyright ©2012 中國企業總裁培訓班官方報名中心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備8885419號.地址:北京市-清華大學西主樓 Tel:86-10-57100393
    大量潮喷潮喷极限高h

  • <td id="z6hf8"><ruby id="z6hf8"></ruby></td>
  • <pre id="z6hf8"><label id="z6hf8"><menu id="z6hf8"></menu></label></pre>